法治网首页>>
社会矛盾升级 治安恶化
2021年美国恶性枪支暴力案件创纪录
发布时间:2022-01-12 17:49 星期三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网

□ 王一同

美国非营利组织“枪支暴力档案”网站最新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美国发生“一次死伤4人以上”的恶性枪支暴力案件691起,创该网站2013年起对美国枪支暴力案件实施跟踪以来的最高纪录。2022年的前四天,美国又有400人因枪支暴力死亡。

分析指出,新冠疫情在美国肆虐导致种种社会矛盾升级,迫使美民众寄希望于“持枪自保”,但越来越高的枪支持有量进一步助涨了枪支暴力犯罪的发生。这是一个近乎无解的恶性循环。纵然控枪议题是美国总统拜登的竞选承诺之一,然而上任一年来,民主党在推行控枪法规方面阻力重重、效果寥寥。

岁末年初恶性案件频发

美国是世界上普通民众拥枪最多的国家,拥枪人数约为8140万,约占成年人口的三分之一。据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统计,美2021年全年共有44766人死于枪支暴力,其中20676人死于他杀,死者中有1533人为17岁及以下青少年和儿童,同时还有40359人在枪支暴力中受伤。“一次死伤4人以上”的枪支暴力案件达691起。这些数据均为该网站有数据记录以来的最高值。

在枪支暴力事件频发的美国第三大城市芝加哥,2021年有800多人死于与枪支暴力相关的案件,创20多年来新高;在第二大城市洛杉矶,这一数字接近400人,为15年来最高。

岁末年初,频发的恶性枪支暴力案件成为美国的一道“不和谐音符”。

2021年最后几天,接连发生数起骇人听闻的枪支案件:北卡罗来纳州亨德森县2021年12月29日发布公告称,一名前警长年仅3岁的女儿,在外玩耍时捡起了父亲卡车里一把9毫米手枪,误扣扳机朝自己的头部开枪,后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去世;同日,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一名16岁女孩被她的父亲误当成闯入者开枪射杀;甚至就在2021年的最后几分钟,枪击事件造成的悲剧仍在美国上演。当地时间2021年12月31日晚,密西西比州格尔夫波特一个跨年聚会活动上发生枪战,其时距新年仅2分钟。当地警方消息称,活动中几人发生争执,随后引发枪战。现场有多人开枪,共开了50多枪,导致3人当场死亡,另有一人送医后于1月3日不治身亡。

2022年初,美国“枪支暴力档案”网站再度更新数据称,2022年1月1日至4日期间,美国约有400人因枪支暴力死亡,另有282人受伤。进入2022年,美国已经发生了9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多起凶杀、自杀以及谋杀案件。

新冠疫情加剧枪支暴力

美国《自然》杂志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在新冠疫情期间,不但美国枪支销售大幅增加,首次购枪的人也大幅增加,增加幅度超过20%。也就是说,这部分人在疫情之前并没有购枪意愿,是疫情带来的治安恶化让他们改变了想法。

分析指出,由于疫情以及美国经济复苏乏力、社会矛盾激增,尤其是种族矛盾上升,美国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持续增加。许多人担心自己会成为不稳定因素的直接受害者,所以选择持有枪支、携带枪支上街,以达到自保的目的。

然而,持枪人数增多真的会让美国更加安全吗?

此前,美国《大西洋月刊》曾刊载题为《如何说服美国人放弃他们的枪》的文章。文章称,大多数美国枪支购买者解释说,他们买枪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但现实却是“他们的武器使他们、他们的家人和他们周围的人都变得很不安全”。文章指出,两年来,美国购买枪支的人以及大规模枪击事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因此,枪支实际上助涨了犯罪。

美国民众的持枪意愿何来?其根源在于有没有一个相对安稳的社会环境以及一个相对有效的社会政治制度。就当下来讲,这些都是美国社会所缺乏的。

金钱政治阻挠控枪进程

纵然恶性枪支暴力案件已给美国社会和民众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全感,但控枪这个老生常谈的议题在美国仍然难以推行。

究其原因,在控枪问题上,金钱政治无所不在。代表枪支制造和买卖的利益集团早已渗透到美国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是美国最大的枪械拥有者组织和强大的利益集团,拥有至少500万会员和大量资金,在总统大选、国会选举甚至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上都能产生重要影响。根据美国追踪政治献金的网站“公开的秘密”报道,NRA 2020年仅用于联邦选举的支出就超过2900万美元。这些钱当然不会白花,目的就是要让用金钱扶植起的政客帮NRA做事。收钱的人自然也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回报“金主”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正因如此,20多年来,美国基本上没有通过任何有实际意义的控枪法案。

美国法律界的控枪努力步履维艰,还与美国两党尖锐对立密切相关。共和党议员们历年来大多会对控枪议案投下反对票,而民主党的努力杯水车薪。

一年前,预防枪支暴力是拜登的竞选承诺之一。随着拜登执政第一年即将结束,寄希望于拜登就任后在枪支管制方面取得进展的支持者们倍感失望,直言“我们对拜登支持枪支暴力预防运动表示感谢,但坦率地说,他并不是这项运动合格的领袖”。

支持者们希望拜登向国会施加更大的压力,促使后者在枪支暴力问题上采取立法行动。然而,目前民主、共和两党在参议院各占一半席位,这是一个主要障碍。预防枪支暴力的支持者们承认在国会推行控枪立法存在无法逾越的障碍,但仍然对民主党表示失望。

无数美国民众发出这样的质问:枪支暴力这一对美国社会来说比新冠疫情更凶猛的“流行病”,何时能有解药?对此,美国两党早就用他们无休止的争吵和扯皮给了民众一个无声且令人失望的回答。

责任编辑:张美欣